当前位置: 主页 > 印刷图库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1966年的彩色中国

时间:2017-07-26 22:29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从1965年到1967年,法国驻华秘书、年轻的法国姑娘索朗日·布朗在中国、南京、苏州和大同的大街小巷行走拍照。她的镜头里鲜有宏大的叙事,更多的是中国人的日常生活。通过这些琐碎的图景,我们看到了一场史无前例的“”的前夜和入夜之初的情形。

  1966 年5 月1日的这个时候,正是满城风雨但“”尚未到来的时候。再过几个月,“大头娃娃舞”就会成为“四旧(旧思想、旧风俗、旧习惯、旧文化)”的象征从舞台上绝迹。

  那一年的五一节过得格外隆重,当时我们被安排在景山公园进行“跳皮筋”表演,是上千人在公园里跳啊!那一天的一号嘉宾是阿尔巴尼亚总理谢胡,、宋庆龄、等陪同其参加了在劳动人民文化宫的游园活动。有记载参加当日活动的有上一年归国的前总统李仁,还有来自越南、朝鲜、委内瑞拉、几内亚、坦桑尼亚、尼泊尔、柬埔寨等国外宾在中山公园和劳动人民文化宫参加游园。

  所谓“游园”,就是有组织地在公园里分场地进行文艺表演,然后组织观众前来观看。

  大同市糖业烟酒公司副食杂货店“东门门市部”,大同老城的“东门”一带,正是当年京晋交通必经、而且商业繁华的地段。画面信息很丰富:店铺上贴的广告是“国营醇酒公司”出产的葡萄酒、白葡萄酒和桂花酒,六十岁以上好酒的概都知道这个牌子。当年、上海是全国市场的副食供应,云南、贵州一带多是上海产品,而、山西、内蒙一带的“特殊”供应是的事儿。这张图间接证明了这点。

  门上还有张“枣仁”食品的纸条,山西出枣,这估计是当地产品。玻璃上映见拍摄点前后还有两辆摆摊的小车,只不知是卖什么的?“”前,个体摊贩几乎绝迹,不知道在山西街面上会不会有些孑余?

  副食店玻璃上还有条“突出用思想统帅一切”的,这口号是在六十年代初期提出的,而且因为“突出”与所谓“反对突出”成为“”前夕打例罗瑞卿大将的主要焦点,因此这个口号正是典型的“”前夕的印记。再过两三个月,一,就该是铺天盖地的“”“”之类的了。

  站前广场。时近初冬,当时到首都进行“”的组织因为接待能力的局限和进京人数太多,已经开始出现混乱。来了没地儿住,走又没火车。这个场景可见一斑。可以注意人群中的那面旗帜露出“”两个字。解放军战士生前是济南军区驻江苏徐州某工兵连五班班长,1965年7 月14 日在一次训练中为掩护民兵而,当年被誉为继雷锋、欧阳海之后的又一个“英雄”。这面旗帜证头里的这批外地人可能是江苏徐州的青年农民。

  这里显然是王府井大街上的“东风市场”。“东风市场”原名“东安市场”,从初年就在王府井大街东形成了一个门店、摊铺、八作集中的市场,当年许多名人、要人都在这里留下了脚印,在鲁迅日记中就多有来这里购物的记载。不过,有关老“东安市场”的影像不多,“”初期的照片就更少。

  1966年8月,“破四旧”运动掀起之后,王府井大街和“东安市场”是最早受到、冲击的地方,许多店铺的招牌被作为“四旧”砸烂,“东安市场”也在此时改名为“东风市场”。在这张照片中,“东风市场”大门边的店铺贴着对联“我们为广大工农兵服务,臭资本家狗崽子滚蛋”,横批“灭资兴无”。镜头里正有流浪者模样的模大样地坐在门口台阶上,门边橱窗上贴满了小字报。

  这张照片记录了市出租车的一段历史。新中国以前,在上海、、广州、青岛等大城市已经有出租汽车行业出现,到“”之前,市也有国营的出租汽车公司,一般经营方式是在西单、王府井设专门的出租汽车站,由电话预约出车。当时一般的出租车使用老式大众(甲壳虫),高级一些的使用波兰华沙牌小汽车,每公里0.5元,这在当年人均工资不过四五十元的时候已经是很奢侈的享受了。

  “”兴起后,出租汽车率先作为资产阶级生活方式被;直到20世纪70年代后期,才有“首汽”“北汽”等公司逐步恢复业务。这张照片拍摄的是1966年在王府井大街上的“首都汽车公司”门店,还有预约电线”,不过这个时候,出租车生意已经被取消了。顺带说一句,当年城内固定电话很少,除了高级干部和“人士”,一般人多用公用电话和单位电话。城区电线局”,宣武崇文一带是“33局”,所以可以从电话局号区分城区地段。

  这里是一家“文化用品商店”,这个专项的商店还有几家,我的小学同学一眼看出这张照片上的是西城缸瓦市附近的“文化用品商店”。当年物资供应分类很细,有“食品店”“副食店”“百货店”“服装店”等等,各自属于“一商局”“二商局”“服务局”“副食公司”“百货公司”等等,也是计划经济的体制。

  “文化用品店”专供“文化用品”,这个店在“”中生意红火,诸如笔墨纸张、颜料浆糊、锣鼓乐器、体育用品大多属于这个商店供应。彼时“”中写的用纸张笔墨都在这里购买,光是纸就分普通纸、油光纸、彩色纸、牛皮纸、特种纸(画画用)等等,还有不同的开张。当年这些东西用度太多,也有调度供应不敷,所以商店门面上贴了不少小张的供应信息,照片上看到也算观者如堵,还有人是专门骑着自行车来看此类信息的。

  通往天津的公上,一辆车牌的嘎斯51卡车驶往天津,半车货物半车人。那个年代不可能为这十来个人专门派辆车的,与步行百多公里的人们比起来,这几个哥们挺幸运的了,保不准他们中的好几个是头一次坐卡车呢!再仔细琢磨,车上的这几位也挺不容易!冬日的风沙上,几个女生都没忘了戴上口罩,不过他们更没忘了的是把那本小红书举在手上——车行上,他们断不至于为了那个偶然存在的机表演“忠诚”!于是小索无意间记录了这个场景:百里京津,一挥红书,口号不离口,狂热冬日中。

  斜影夕阳,一个汉子,一条扁担。一头是火炉和锅屉,一头是案桌和家什,中间还有个小水桶,洗洗涮涮用的。想来这手艺近乎一种艺术:吆喝出来弄堂里的一群小厮,点上炭火烧上开水,掏出案桌内在家包好的馄饨下到锅里,待煮熟,捏一撮虾皮、几片香菜、些许榄菜紫菜,再有一勺高汤一滴麻油,那是一碗秦淮河畔的小曲,一盅浓香馥郁的乡情啊!

  小索这一趟到江南来一定是挺有情致的——你看她拍了苏州拍南京,把“大”中的中国民生拍得很温馨。

  1967年初秋,南京“国营第某食品商店”门口,一队举着红旗、抬着毛像的人在招摇过市。看周围人群疏落的样子不会有什么重大事件,而这一帮人数不过十来个的队伍又何由这么其事地张扬呢?关键在像后面的红色!仔细放大了看,我读出了“发行喜讯”的字样。这就是了。

  事关那本“小红书”!曾经风靡全国的《毛语录》最早是由解放军总部于1964年编发全军的;“”初期,“小红书”得一时之盛,印行全国风靡世界。于是这张照片就能看懂了,这是南京某新华书店工作人员为新版“小红书”的发行业绩上街“报喜”呢。

  这张真使人印象深刻!松弛、随意,谁 有 好 点 的 六 合 彩 网 址,又真实得让我有些心悸。不知道小索是怎样抓拍的?这个高度正是把相机举在眼前的高度,但在这个暖暖的秋日里,包括孩子们在内,这一瞬却没有人关注到这个“老外”的拍摄。氛围的亢奋与物质上的匮乏;红彤彤的口号与每一个人的;还有这些摞满补丁的衣衫。

  我想,这该是一个假日,口的小贩正称售着吃食,而抄着手的大妈正仔细着那几钱几克的星戥;身边有孩子嬉戏,他们正缠绵于哪个有趣的小摊?街角有女子拎着铁桶,她身后那个红彤彤的门洞里大约是家小餐馆,而她或许是去灶间打水的。右侧的这两个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你看,一个裤腿短一个衬衣长,却是令人神往的毫无功课压力的那种神态。哦,那个背着手的年轻人他在干什么?他还没有参加“”吧?他,就是那种“逍遥派”吗?

  本文摘编自《中国记忆,1966——一位法国摄影师镜头下的彩色中国》 摄影:索朗日·布朗(Solang Brand) 释图:杨浪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1月第一版

相关推荐